灵泠(尝试日更三千)

目前处于咕咕状态*

打算写个抽卡观影体

[柯同2023春节活动/7:00]那些年有关春节的调查问卷

上一棒:@瑜年 

下一棒:@明月秋意白漫城 


    ooc致歉


    其实写到后面就是流水账了(土下座),好吧,其实前面也是(目移)


    联动,算是沙雕的风格(?)


    可能会有大量ooc,再次致歉。

     

     tag并没有全打,因为有些人戏份不怎么多,比如白川悠和黑泽瞬。


     全文大概有2950个字(瘫)


    ————————————


    天空一声巨响,中岛原惠闪亮登场(划掉)


    “咳咳,欢迎大家来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我是本次的问卷调查人中岛原惠,只要完成本次新春调查问卷就可以回去了,各位有什么问题吗?可以大胆提出来哦,虽然我不一定会回答呢亲。”中岛原惠手捧麦克风,对着台下的各位柯同主角热情的说道。


    “好的,大家都不做声那就是默认了,那就让我们开始吧——”中岛原惠完全无视被禁言的各位,自顾自的说道。


    “首先,调查问卷的第一个问题,大家打算怎么过春节呢——请大家按顺序回答。补充一下,回答的时候会自动解禁言哦”


    第一个“幸运儿”就是池非迟了,他无语的看着中岛原惠那一通操作。


    你要不要看看自己在说些什么(划掉)


    池非迟:“翻翻邮件,看看组织和七月那边有没有什么事,再处理下thk那边的事,然后和主角团一起吃年夜饭,再顺便把某魔女和某怪盗拉过来一起吃饭,有空的话可能会给组织那边的人做顿饭,没了。”


    “那江莱小可爱和靠谱的成年人黎渊呢?”


    江莱:……江莱小可爱(反复沉默)  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靠谱的成年人啊喂!(震声)(默默吐槽)


    江莱,一种成年的种花兔,他有时靠谱,有时不靠谱,但总归没有某大家长靠谱(点头)(划掉)


    某靠谱的成年人笑了笑,回答着这个问题,“我们今年打算回家过年哦——”


    某南凌:真好啊,可以回家过年,某垃圾组织居然让我在大过年加班!!!他们要不要看看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大声)(反复吐槽)


    “诶——莱宝和黎老师要一起回种花家吗?可喜可贺!”于是,中岛原惠捣鼓着什么,传来哼哧哼哧的声音,最后从身后(?)掏出了一个巨型🎉。


    “砰——”


    江莱耳鸣了一瞬,恍惚的说,“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太奶……”


    (反复划掉)


    “那千穗理,新海空,白川悠,黑泽瞬呢?”中岛原惠眨巴眨巴眼镜(划掉)眼睛。


    “啊,当然是和我的翅膀们还有亲爱的弟弟桑过呐——”八翼大天使夏目千穗理这么说道。(狗头叼有刺的玫瑰花)  (被扎)  (慌乱拿纸)  (擦嘴巴上的血)  (拿小刀)  (试图转小刀装逼)  (划掉)  (小刀掉到地上)  (讪讪的捡起来)  (哼歌掩饰尴尬)  (拿小刀去刺)  (叼去刺的玫瑰花)  (手握花果山牌草莓牛奶)


    “和老大哥/琴酱/哥哥酱过吧”其他的人这么说道。


    中岛原惠的目光看向了秋泽柊羽。


    “啊,到我了吗?让我想想。”秋泽柊羽摩挲着下巴(思索)。


    “唔......首先本体要么去毛利侦探事务所和幼驯染过,要么就在家和两位警察先生过,但冰爵那边就有点麻烦,组织有任务啊!”(猫猫震声)  (猫猫流泪)


    某南凌:啊,看来是和我同病相怜的苦逼打工人啊(沧桑点烟)  (手动拍拍某鱼,啊,不是,某羽)


    “那最后一位的凌凌子呢?”中岛原惠。


    “作为一个苦逼的打工人,春节除了组织的工作就是组织的工作呢。”南凌“微笑”着说到。


    “呃……”中岛原惠被这句话噎了一下,但很快又因为她那练就3年又3年的厚脸皮功底(bus)重新绽放笑容,热情的说到:“那看来大家的春节生活都很精彩呢,好!让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于是)


    某些苦逼的打工人:你要不要看看自己到底说了什么!(震声)


    中岛原惠:我不听!我不听!(手动捂耳朵👂🏻)


    “好的,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本次新春调查问卷的第二个问题,请问在座的各位有什么新年愿望吗?”中岛原惠。


    “让我知道时间。”啊,这一看就知道是池非迟许的愿望。


    “唔,我的话大概是让组织快点毁灭?不要三年又三年啊喂!另:阴间滤镜不要迫害我啊喂!”江莱后仰jpg.(震声)


    “我的话大概也是想组织快点毁灭?其他的话大概就是大家平平安安就好。”这是靠谱的大家长黎渊。


    “我啊,当然是新的一年有摩多摩多的翅膀——”这是某猴王(划掉)夏目千穗理。


    “希望老大哥/琴酱/哥哥酱身边少些卧底,其他的……暂时想不到。”新海空,白川悠,黑泽瞬如此说道。


    不过黑泽瞬略微沉思了一下,突然兴奋的说,“如果非要说点什么的话,我希望哥哥酱能够杀死我呢。”诚恳jpg.


    众人:……?


    “呃……那小柊羽呢?”中岛原惠。


    “啊,新的一年的话,我希望抽到摩多摩多的UR,还有,希望能够双开马甲。”秋泽柊羽手动抹泪,表情诚恳。“哦,对了,希望组织少点内卷!”


    “另外哦,冰爵强烈要求你们穿条裤子吧啊喂!”秋泽柊羽震声道。


    “那凌凌子呢?”中岛原惠当做没听到,对南凌眨巴了下眼睛。


    “新的一年希望能摸更多的鱼,并且希望组织少点工作,多点工资!”南凌如此说道。


    “好的,那么第二个问题就到这里,接下来,是我们的第三次问题,同时也是最后一次问题。”中岛原惠。


    “请问你们有什么想对观众朋友们所说的话吗?也可以说对观众朋友们的祝福语哦——”中岛原惠热情洋溢的说道。


    江莱后仰jpg.,哪来的观众啊喂!(划掉)


    池非迟:“新年祝大家万事如意年年有余,开心久久。”


    江莱想了下说道,“祝大家新的一年能够遇到对的人,变态都离你远远的。”


    “祝大家学习进步,上班涨工资,家庭幸福。”这是黎渊。


    “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开心心,万事如意,年年有余,并且收获很多翅膀……”夏目千穗理说到一半就开始给花果山牌草莓牛奶打广告,“你!想在九十岁都健步如飞吗?你!想力气大的能抬着保时捷跑吗?你!想中弹后徒步跑2000公里吗?想的话就打电话订购我们的花果山牌草莓牛奶,只要喝了它!就能像我一样!拨号热线是XXX__XX___XXX.”(夏目千穗理点头)   (划掉)


    “祝大家吉祥如意,事事顺心,幸福久久。”这是新海空。


    “祝大家大展鸿图,前途无量哦。”这是白川悠。


    “祝大家前程似锦    未来可期”这是黑泽瞬。


    “祝大家好事连连,喜气迎门,能够抽到自己想要的卡。”这是秋泽柊羽。


    “祝大家不被黑心老板压榨,摸鱼不被发现,工资涨得飞快。”这是苦逼的打工人南凌。


    “好的,那么本次的新春调查问卷就到此结束了,好耶——撒花🌸。”中岛原惠说完后就哼哧哼哧的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跑路前还不忘把大家送回原来的地方。


    中岛原惠嘴巴里哼着小曲,“下班咯下班咯——”


    “哦,对了,忘记说结束语了,唔,这里祝大家新的一年平平安安,活着”中岛原惠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么说道(bus)


    一个虚假的完。


    ps:作为本次调查问卷的奖励,种花家的兔子们基本都回去过年了,一些人则和老大哥一起过年。另:要加班的某些苦逼打工人也不用加班了(但工资照样拿)


    某些苦逼的打工人:好耶——撒花∠※🌸。


    ……


    完。

[柯同2023春节活动/6:00]平平无奇的花店老板

    上一棒:@克格茵楠. 

    下一棒:@五口通商ing 


    注明1:关于日本的春节习俗全是网上找的,如有错误,在这里说声对不起


    注明2:并不知道怎么开花店,本文中出现的有关花店的内容,要么是编的,要么是上网查的,如有错误,可以指出来(土下座)


    注明3:关于原著人物的描写可能会有ooc(土下座)


    注明4:有一些可以详细描写的地方我可能没写,所以就导致本文可能有点没逻辑,然后文笔小白(土下座)


    二创


    ————————————


    米花町,春节前一天,11:30


    一个小小的花店里,笠川诚正在他开的花店里面看着报纸。


    阳光透过花店的玻璃,撒在笠川诚身上,街道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喧闹声、交谈声、说笑声此起彼伏,笠川诚似乎是觉得有点吵,微微皱眉。


    这时,突然响起了令笠川诚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鳗鱼饭,鳗鱼饭……喂!柯南,你倒是走快点啊,再晚就吃不到鳗鱼饭了——”元太扯着嗓子对江户川柯南说道。


    “知道了!真是……”柯南半月眼,“明明在家吃点就行了嘛,非要跑来杯户町吃鳗鱼饭。”小柯同学很无奈。


    笠川诚表面上面不改色的继续看着报纸,实际上偷偷的观察着花店外面的柯南等人。


    看来是路过,他慢悠悠的猜测着。


    江户川柯南忽然感觉有人在观察自己,心里一惊,移动视线,查看周围。


    当笠川诚发现江户川柯南可能察觉到有人在观察他时,喝了口手旁边的牛奶,面不改色的移回视线,继续看着报纸上怪盗基德准备对新宝石下手的新闻。


    奇怪,江户川柯南不禁在心里嘀咕着。


    步美可能是察觉到了江户川柯南的异常,问道:“怎么了柯南?”


    江户川柯南笑着打马虎眼,“没什么哈哈哈……”


    吉田步美被糊弄了过去,继续跟前面的小岛元太和圆谷光彦说着话。


    等江户川柯南等人走远后,笠川诚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给某个不知名联系人发了个邮件:


    [主角团出没,注意监视一下他们。


    ——l]


    过了不久,对面的人回了消息:


    [收到!]


    笠川诚摩挲着手机,心里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把手机重新收起来,继续看着报纸。


    ……


    12:00


    一位客人很是热情的走进了花店,和笠川诚打了打招呼,“笠川老板,午安,吃饭了吗?”


    笠川诚微笑着放下了报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没呢,山和先生是来拿您预定的玫瑰吗?”


    山和先生憨笑着挠了挠头,回答道,“是啊,我这不是打算明天春节和女朋友求婚嘛。”


    井道怜笑眯眯,“那祝你们百年好合啦。”说罢,便去给山和先生拿他预定的花。


    将花交给山和先生后,山和先生开口道,“既然笠川老板现在还没有吃午饭,那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呢?”


    笠川诚继续微笑,开口说道:“在下就谢过您的好意了,只不过我已经和人约好了一起吃午饭,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ta一直还没来,真是烦恼啊。”他故作烦恼。


    “那好吧,笠川老板再见!等我求婚成功了,邀请你来参加我和惠子的婚礼!”山和先生略微为不能一起吃饭感到惋惜,然后打起精神,向笠川诚挥了挥手后快步走出了花店。


    “山和先生再见。”笠川诚看着山和先生走出花店,背影越来越远,收回目光。


    ……


    夜。


    笠川诚已经把花店关门了,在二楼的厨房里做些晚餐。


    “叮咚~”


    摁门铃的声音响起,笠川诚刚好把最后一道菜盛出来,关了关火,洗了洗手后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门外面的是一位1m7的女性,她看到门开了,热情的朝笠川诚扑了过去。


    笠川诚略微移动了两步,躲开了炽间瑾的“热情攻击”。


    炽间槿故作不满的撇了撇嘴,嘟囔着,“怎么这样子啊,我们都这么久不见了——”


    “两天。”笠川诚毫不犹豫的拆炽间槿的台,“要吃饭就赶紧进来。”


    炽间槿哦了一声,眼巴巴的进来了。


    “先去洗手,洗完手自己去盛饭。”笠川诚对炽间槿这么说着,转头去了房间拿东西。


    炽间槿乖巧的洗了手,走到餐桌旁,盯着桌上那些刚新鲜出炉的菜,思索了几秒后,把橱柜打开拿了碗筷,然后打开电饭煲盛饭,顺便也帮笠川诚盛了一碗。


    当炽间槿把碗筷端上桌摆好后,笠川诚拿着东西从房里走出来。


    “你要的资料就放在这个箱子里,先吃饭,待会儿再看。”笠川诚这么说道。


    “好哦。”炽间槿眨巴眨巴眼睛,坐到椅子上默默干饭。


    笠川诚拉开椅子坐了上去,默默扒拉自己碗里的饭。


    ……


    这时炽间槿突然开了口:“唔......你还做了荞麦面?”


    “日本有在新年前夜里吃过年荞麦面条的习俗,据说荞面面条要在零点前吃完,吃不完的话第二年就不会有金运。”笠川诚。


    “为什么要吃荞麦面?”炽间槿提出疑问。


    “据说是因为荞麦面又细又长,在日本文化里代表着细水长流和健康长寿。”


    炽间槿表示不懂,耸了耸肩,继续干饭。


    ……


    “要和我一起去寺庙吗?”笠川诚这么问到。


    炽间槿思索了一瞬后,拒绝了,“还是算了吧,江户川柯南他们估计会去吧?说不定又要发生命案。”


    笠川诚也没有过多的劝,说道:“行,那你记得到时候帮我抢福袋,我这五天不回来了,那边有点事,顺便帮我照看下花店,不过最近没客人,可以不用开门。”


    “okk。”炽间槿。


    ……


    “咚咚咚——”


    寺庙里的钟声响起,当敲完108下后,笠川诚也到了寺庙,烧香拜佛,点签算命……


    笠川诚无意间瞟到了柯南一行人,略微思考过后,转身离开……


    可惜没离开成,因为人群中突然出现了惊慌声。


    出命案了?


    笠川诚在心里想着。


    在人群中,有一个人大喊道:“有人抢钱包!谁来帮我?!”


    笠川诚看到江户川柯南在这,本来不想参和,但无奈抢钱包的小黑朝着笠川诚冲过来。


    啧。


    笠川诚无语了一瞬,在小黑冲过来的时候,往旁边一移,用脚一绊,在小黑失去平衡后,用手抓住小黑的手臂,一扭,把手臂扭到小黑身后,然后用脚踩住了小黑的后腿。


    小黑闷哼了一声,单膝跪地,“痛痛痛!你给我松开!”嘴里还飙着某不知名脏话。


    笠川诚很想做一个半月眼,但想起自己的人设,无奈的挂上微笑,把被抢的钱包从小黑手上拿了过来。


    这时,被抢钱包的人着急忙慌的跑过来,笠川诚顺势把钱包递给她。


    她不停的对着笠川诚鞠躬致谢:“谢谢,谢谢,非常感谢这位先生!”


    笠川诚带着笑意,温柔而又疏远的说道:“不用谢,这位小姐,记得保管好自己的东西哦。”


    “好的,好的,真是太感谢了。”山奈清,也就是被抢钱包的人热泪盈眶。


    笠川诚递完钱包后赶紧开溜,也不关心事情后续。


    而江户川柯南那边,他本来想用足球把小黑踢倒,但周围有很多人。


    当江户川柯南想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时,小黑已经朝着笠川诚冲过去了,然后就被笠川诚制裁了,江户川柯南愣了一瞬后,想找笠川诚,但结果因为身高问题,人群一走动后,就看不到笠川诚的人影了。


    可恶!


    江户川柯南凝重的在心里想着什么……


    ……


    五天后,笠川诚回来了,从炽间槿手里接过花店后,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摆烂(划掉)工作的日常。


    ……


    完。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 红梅含苞傲冬雪,绿柳吐絮迎新春♦


♦柯同2023春节活动终宣♦



策划: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宣图: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终宣发布: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1月22日 初一


0:00  @谢知意(谁再放屁股拉黑) 


1:00  @Brandy


2:00  @泠汵 


3:00  @画白(接稿)


4:00  @夜听细雨 


5:00  @克格茵楠. 


6:00  @灵泠(尝试日更三千) 


7:00  @五口通商ing


8:00  @寄意寒星


9:00  @从殊


10:00  @俏俏(参加活动@不到我,加个后缀) 


11:00  @白甪 


12:00  @必不可能翻车 


13:00  @池余无柒 


14:00  @瑜 


15: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16:00  @鹿跃 


17:00  @诸参辛芍叛藜芦 


18:00  @趴趴熊 


19:00  @安云镜 


20:00  @Ach是乙酰胆碱 


21:00  @无何有之乡 


22:00  @高领毛衣救我狗命 


23:00  @泠然 





1月23日 初二



0:00  @瑜年 


1:00  @灯火阑珊 


2:00  @池余无柒 


3:00  @Brandy


4:00  @Brandy 


5:00  @Ach是乙酰胆碱 


6:00  @瑜年 


7:00  @灵泠(尝试日更三千) 


8: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9: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10:00  @明月秋意白漫城 


11:00  @冰摇柠檬茶 


12:00  @冬葵 


13:00  @趴趴熊 


14:00  @Ach是乙酰胆碱 


15:00  @灯火阑珊 


16:00  @池余无柒 


17:00  @鹿跃 


18:00  @五口通商ing 


19:00  @必不可能翻车 


20:00  @Hope☆Capital 


21:00  @弥涅尔瓦 


22:00  @冰摇柠檬茶 


23:00  @Brandy 


随机彩蛋掉落—— @予白 


♦频听烟火,新岁心燃,春满人间,四海升平♦


emo中……

感觉我又要塌房(凝重)(蹲个结果)(收拾东西)(预备跑路)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所有有关红黑的文都不打算写了,该删的大概也删了


——再见,佐川涉


(抄袭是我的底线之一,恕我觉得不能接受)

【柯南10.31万圣夜活动/2:00】琴酒万圣节也没有和川上璟多说几句话呢

    上一棒:@星埙落人间- 

    下一棒:@愿意用将棋沾芝麻酱吗 

    二创,很短的小短片

标题与正文无太大关系

——————————————


     川上璟,男,黑衣组织的核心成员,代号青稞酒,真实身份其实是21世纪种花家的兔子,但因为某些原因,刚成年的他就穿越到了《名侦探柯南》的世界,还顺带和自己的亲友们一起穿越了。


    他们穿过来的时候,有的才刚出生,有的已经成年了。


    他们还有一个不靠谱且不管事的系统,除了当花瓶似乎没什么用了(?)


    ……


    时间飞快,转眼江户川柯南就被琴酒灌下aptx4869,成了变小的名侦探。


    整个世界的时间线也开始混乱,川上璟他们过上了昨天下雪天,今天就出大太阳的日子。


    然后时间快进,满月篇等主线篇过去后川上璟就闲的没事做了。


    象征性的完成了组织交给他的任务后就开始思念自己身处实验室的好友们了。


    川上璟低着头靠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等琴酒过来接他,刚完成任务的他粗暴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嘴里叼着烟却不点燃。


    随即远处便响起汽车鸣笛声,川上璟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眸,然后便很快的像之前那样低下头,不理会外界,仿佛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样。


    一辆黑色的保时捷356a停在川上璟面前,银发男子见他没动静,冷冷的说道:“上车,别让我说第二遍。”


    “啧。”川上璟把嘴里叼着的烟放回口袋里收好,心里感到一阵烦躁。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烦什么,于是默默的把一切归根到任务身上。


    他抬起一只手打了打哈欠,用随意的语气对琴酒说道(或许也可以说是用恶心人的语气说道):“琴酱,你好——慢——啊——”川上璟故意拖长声音。


    琴酒没有理川上璟,等川上璟上了车后,他直接发动车子往组织的一个基地开去。


    川上璟像没骨头一样瘫在保时捷的后座,嘴里一直唉声叹气。


    “唉,我好困——啊,琴——酱,为什么要让我这个通宵玩游戏,根本没睡觉的人来完成这个任务啊,我们组织这么没人性化的吗?哭唧唧,嘤嘤嘤/.”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斜杠、点也给读出来啊]系统不理解,但系统大为震惊。


    琴酒还是照常不理用慵懒语气说出黏腻词汇的川上璟,仿佛被喊琴酱的人不是他一样。


    不过也就现在的琴酒能够无视川上璟的《发疯文学》了,以前的琴酒可是天天被“琴酱”恶心到掏出伯莱塔对准川上璟。


    每次川上璟也都会“乖乖”举起手来认怂:“well,well,别这样嘛,好歹我们有同事情呢,这么冷酷的表情可一点也不可爱……呢!欧克欧克!我不讲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川上璟“紧急避险”


    保时捷车上的川上璟的头一点一点的、仿佛在打瞌睡一样的嘟囔道:“琴酱现在没以前可爱了……”


    琴酒听到这话只是略微瞟了川上璟一眼就专心开车了,川上璟表面上在琴酒面前放松警惕补觉,但实际上算盘打的飞起。


    [……宿主,你算盘珠子崩我脸上了。]系统无语的对川上璟说道。


    [咦?这么明显的嘛,真苦恼唉。]川上璟用充满苦恼的语气回答道。


    ……


    大概10多分钟后,川上璟和琴酒到了组织的一个基地。


    川上璟一下车就伸伸懒腰,不经意的问琴酒:“琴酱,今天怎么没看到伏特加啊,你们个两不是从来都形影不离的吗?”


    琴酒表情扭曲了一下,然后便迅速的调整好冷漠的表情状态,转头对川上璟说:“蓝尾酒不知道今天研发了个什么鬼东西,伏特加误食了,boss让他待在实验室等蓝尾酒研制出解药再出门。”


    琴酒口中的蓝尾酒,现名椎名枍,女,川上璟的亲友之一,也就是被拉来穿越的倒霉蛋之一,在组织的代号是蓝尾酒,跟叛逃的宫野志保一样都是研究人员。


    人十分冷漠,仿佛别人欠了她200个亿,但实际情况是椎名枍是个面瘫,算是外冷内热那种人(?)


    在原世界椎名枍就喜欢研制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大多时候用来迫害亲友们?)到了《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成了研究人员后更加放飞自我。


    所以川上璟很好奇椎名枍研究出了什么迫害人的玩意。


    琴酒又是一阵沉默,惜字如金且冷漠的开口道:“你见了就知道了。”


    川上璟和琴酒到的这个组织基地恰好就是椎名枍和伏特加待的那个基地,于是川上璟便抱着看戏的心态快步走进基地,打算去实验室。


    但是身后的琴酒却突然叫住他,说道:“我们来这是有事要做,boss安排的,你要是想去实验室就先把我们的事情先做完。”


    川上璟眼色沉了下来,但又迅速恢复正常,语气轻快又带有欠揍意义的对琴酒说:“唉——居然不是专门来看伏特加的吗?小伏伏都要伤心死了吧。”川上璟故作伤感。


    “……”知道川上璟是什么德行的琴酒依旧保持沉默,默默走进基地,带川上璟去boss吩咐过的房间。


    当川上璟看到房间里面是什么样的场景时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


    离开房间的川上璟冷着脸去实验室找椎名枍,但想到里面可能有伏特加,于是停在实验室门口控制表情,成功摆出一副随意且有点没睡醒的表情,默默的敲了敲门。


    “咚咚。”


    “嘎——吱”


    川上璟抬头看向门口,发现开门的正是椎名枍,于是用一种轻快的语气对椎名枍说:“蓝尾酒——好久不见,伏特加怎么样了啊?我听琴酱说他误食了你的奇怪实验品。”


    椎名枍侧开身子让川上璟进门,等他进来后把门关上,并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用一种可以说是冷淡的语气对川上璟说:“……万圣节快乐。”


    川上璟有些意外,愣了一下,对椎名枍说:“咦?今天居然是万圣节吗?我都不怎么关注日期的……这鬼时间看日期根本没用。”


    椎名枍打开实验室休息室里的橱柜,拿出橱柜里的茶叶,打算给川上璟泡个茶。


    “我是今天早上看日期才知道是万圣节的,闲来无事做了些小玩意,没想到伏特加误食了。”椎名枍边泡茶边和川上璟聊天。


    “唔……伏特加怎么会误食啊,再再怎么着也不至于这样吧。”川上璟提出疑惑。


    “这个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所以就不说了吧。”


    “啊啊——怎么这样啊——”川上璟柯南式半月眼,并拖长音。


    椎名枍“微笑”jpg.


    “其实我觉得伏特加误食可能是世界意识搞得鬼。”椎名枍合


    “怎么说?”川上璟神色略微正经一点。


    “早上上论坛,官方说今天是万圣节,会整一个万圣节番外。”


    “我估计伏特加就是这次特别版番外的开端。”椎名枍猜测到。


    “诶——万圣节特别版番外吗?”川上璟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迫害主题吗?也就是可以迫害琴酱了!”支棱jpg.


    “你要是想要迫害琴酒就一边玩去,我对他不感兴趣,迫害OK,适度就行。”椎名枍简言意骇。


    “这样啊——”


     ……


    “那伏特加怎么样了?”川上璟还是很好奇这个问题。


    “……”椎名枍指了指隔壁,示意川上璟伏特加在隔壁。


    ……


    当川上璟看到伏特加时目瞪口呆,因为他觉得伏特加都要进化成幽灵了。


    川上璟仿佛都预料到今天万圣节可能不太平凡了……


    “你这都超越科学了吧!!!这……这……”川上璟语无伦次,“激动”到“手舞足蹈”


    “什么药物能让人成幽灵样啊!!!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不太科学,但至少也要柯学吧喂!!!”


    ……


    总之就是这个万圣节真的不太平凡,也不太科学和柯学,最后被椎名枍等人玩的只能读档重来(?)不然整个《名侦探柯南》世界都要进行不下去了喂!!!


    (ps:读档机会由世界意识免费提供)


    ——————————

没写具体迫害过程,因为觉得可能会满地ooc(心虚)还可能创人(?)


本篇逻辑不通,纯属瞎写,小白文笔


这篇文埋了一些伏笔,有空写后续

万圣节快乐

万圣节快乐🎃🎃🎃🎃

10.31—11.1名侦探柯南万圣夜活动终宣

(健康且舒适的爬行)

瑜年:


午夜钟声敲响。


盛装打扮的客人挨家挨户的拜访。


南瓜灯闪着不存在的光。


花花绿绿的玻璃纸在暖色光下泛出一团炫丽。


破碎的糖纸裹着黏腻的糖浆。


今夜的梦从这里开始,或从这里破碎。


梦本身就是一场夜宴。


所有迷幻的情色,都能得到梦的纵容。


可怕的是醒来,是一点点恢复的痛感。


让我们高唱“ Trick or treat!”


狂欢只在今晚。




活动企划,主催:@瑜年 @夜听细雨 


宣图制作:@无声之翼 @瑜年 


文案:@夝㜀(接稿) 


0:00 奶猫阿绿绿


1:00 星埙落人间-


2:00 m.灵 冷r.


3:00 愿意用将棋沾芝麻酱吗


4:00 无声之翼


5:00 段云夙


6:00 北冥有聿


7:00 久昵


8:00 夕暮黎晨


9:00 唐落辉


10:00 北冥有聿


11:00 无声之翼


12:00 今天星期几?


13:00 思语诺言


14:00 夜听细雨


15:00 画白.


16:00 念九


17:00 叶若泽


18:00 安云镜


19:00 五口通商ing


20:00 且听风吟.lan


 21:00 随便


22:00 五口通商ing


23:00 瑜年


11月1日


0:00 一 个空格猫


1:00 五口通商ing


2:00 warg


3:00 段云夙


4:00 无声之翼


5:00 warg


6:00 段云夙


7:00 流晟


8:00 五口通商ing


9:00 随便


10:00 空气罢了


11:00 夝㜀


12:00 凌轩


13:00 时谬云云


14:00 诗行


15:00 落✨


16:00 夝㜀


17:00 Ice  Sakura




在此鸣谢所有太太


@奶猫阿绿绿(柯同暂退) @星埙落人间- 


@m.灵泠r. @愿意用将棋沾芝麻酱吗 


@无声之翼 @段云夙. 


@北冥有聿 @久昵 


@唐落辉 @夕暮黎晨 


@今天星期几? @夜听细雨 


@画白(接稿) @念九 


@叶若泽 @安云镜 


@五口通商ing 


@且听风吟.lan(备考版 jpg.) 


 @墨语诺言 @随便 


@一个空格猫 @Warg 


@流晟 @空气罢了 


@夝㜀(接稿) @时谬云云(三次超忙&缘更选手 


@诗行 @Ice Sakura(生病淡圈中) 


@落✨ @凌轩 



薄荷味的月饼,这合理吗?这合理吗?这真的合理吗???

月饼里面还有薄荷叶

这个月饼的皮是甜的,内馅是咸的,还带有薄荷的刺激和薄荷的清凉,这真的是尔等凡人欣赏不来的仙味,目光死。

补充:我一不小心把那个薄荷叶吃了,那个薄荷叶吃起来又苦又甜,毁灭吧,我累了。

本来今晚就已经被创了很多次了,没想到吃个月饼还会被创,孩子真的要哭了。


咱就说蚌埠住了(思索)